雨枫轩现金游戏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烈火女

时间:2012-1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卫斯理系列全集(在线皇冠娱乐) > 烈火女


    《烈火女》这个故事,当然是《探险》、《继续探险》的延续。我发现这个故事,可以无限量地延续下去,每一个细节发展开去,都是一个独立故事,像蛊苗的金凰姑娘冒充倮倮少女当上了烈火女,要详细叙述,岂不又是一个好故事?
    这个故事倒真是有主题的!父母对于子女,大都拟定了一个蓝图,希望自己的子女,照拟定的蓝图成长、发展。这是最多人实行,又最难实现的一项“工程”,失败率占百分之九十九。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人,都有他独立的生命道路,没有人可以主宰另一个人的生命历程,明乎此,就该知道应由于女去自由发展。
    除非是神仙,可以改造人的脑部,据许多外星人说,那是十分简单的手续,更改一下遗传密码即可。但地球人如今既然做不到,地球父母也就最好不要太热切弄一个模子让亲子女躺进去。
    那是没有用的!

    第一章 野鬼上身的荡漾余波


    以往,每当一件事情结束之后,我都会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再曲折离奇不可思议的事,总算告一段落了。
    可是这次,在知道了整个人类的历史,竟是一出荒诞奇情的“电影”,而全人类都在努力演出,一直演到照剧本写好的结局为止时,心中总抹下去那份浓重的不快。
    记得有人说过: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写好了的剧本,只不过不知道下一场会有甚么变化而已,如今看来,这种说法,并不全面。不但是每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都在一个写好了的剧本之中。
    连日来,心中总有些放不下、牵挂、忐忑不安之感,我努力想把这种不安归到是由于陶格临终时的那番话所带来的。
    可是从开始起,我就知道,我是在自己骗自己。
    那么,令我不安的原因是甚么呢?
    是牵挂着在蓝家峒的白素和红绫,这两个人是我最亲的亲人,我自然应该牵挂她们。而且,白素和红绫,母女之间,又出现了如此难以调和的矛盾,白素又声言,她会采取一些行动,而又不让我知道。
    这已是令我担心的最大理由了。
    但是,我知道,并不是为了白素和红绫。
    我知道是为了甚么,可是一开始我不愿承认,我不断告诉自己:那是自己太敏感了,第六感也靠不住,就算真有甚么怪异的事发生,也不关我的事,等等。
    可是压在我心头的阴影。却越来越扩大。大到了我不能再自欺了。
    使我不安的原因是甚么呢?说出来,各位或者会不相信,认为我是小题大作。
    使我连日来不安,竭力避免去想而又时时想起,甚至一闭上眼,就会有具体形象出现的是陈安安那个阴险奸诈之极的神情。
    我从苗疆回来之后,在陶格的口中,知道“另有一个记忆组进入了陈安安的脑部”。人的记忆组,就是鬼魂,也就是说,有一个鬼魂,进入了陈安安的脑部——陈安安被鬼魂上了身。
    被鬼魂上身之后的陈安安,在外观看来,自然是百分之百的陈安安,就算是她的身体,切成一百万片,放大六千倍的电子显微镜下去检查、她仍然还是陈安安。
    但是,她已根本不是陈安安了——这一点:绝不是实用科学可以证明的。而我确切相信:一个小女孩,绝不能运用她面部的肌肉使之现出如此一个阴险奸诈、令人一见就不寒而栗的神情。
    我不是没有见过奸诈凶险的人,相反地,见过许多,再大好大恶的人我都见过,可是那个出现在小女孩脸上的神情,却给我极深刻的印象,不但难以忘记,而且使我不安。
    那个神情,具有极大的震撼力。其可怕的程度,很难在其他人脸上找到比较。那属于地狱的、魔鬼的邪恶之极的力量,我实在难以用文字来作确切的说明——那能令我当时战栗,事后不安,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我曾把温宝裕找来,问他当时的情形。温宝裕一贯地嘻嘻哈哈,可是他看到我神色凝重,一副大祸将临的神态,他也不禁骇然:“有甚么不对?”
    我想着:“该如何开始问呢?”
    想了一会,我才道:“在我来之前多久,那个鬼上了陈安安的身?”
    温宝裕略想了一想:“两小时左右。”
    我吸了一口气:“当时的情形——有甚么特别值得注意之处?”
    温宝裕且不回答,望了我片刻,才道:“别追究这件事了,好不好?这件事已经结束了,那小女孩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皆大欢喜了。”
    我厉声道:“别自欺欺人了,你我都知道你送回去的不是陈安安。”
    温宝裕强辩:“我从学校带走的,也不是陈安安。”我用力一挥手:“那时,你并不知道她是唐娜,现在你知道她是谁吗?”
    温宝裕骇然:“是谁?你有了甚么线索?”
    我甚么线索也没有,也不愿意把我心中的不安说出来,我道:“想想那两小时中发生的一切,那才是重要的线索。”
    温宝裕哭丧着脸:“不管是谁,请别赶走那个鬼。不见得再有鬼肯从做小女孩开始——做小女孩是一件极无趣的事。”
    我有点恼怒:“现在又不是你的责任了,你怕甚么?”
    温宝裕急得几乎哭了出来:“要是陈安安再变成植物人,我妈会逼我娶她为妻,那是我老妈答应过人家的。你说是不是关我的事?”

顶一下
(7)
70%
踩一下
(3)
3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