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现金游戏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北京大妞儿的贫嘴爱情(五十六)

时间:2018-04-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文怡 点击:
北京大妞儿的贫嘴爱情(全文在线皇冠娱乐) > (五十六)
 
  “感情的事儿,没人能说清楚,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天意,如有意外,绝不可能”。大多数儿人都这么解释,因此当我们离开“案发现场”,回看那个烂摊子时,也乐得找个与己无关的大众答案高高挂起,劝慰自己,开脱自己。但其实,老天爷上没上班儿单说,我到觉得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自己嘬的。人在年轻的时候,感情一旦出现问题,鲜有先找自个儿毛病的,对方的问题倒能整理出10篇A4纸。
 
  我和小切就为这么点儿小屁事儿分手了,分得嘎嘣利落脆,一点儿藕断丝连的面劲儿都没有。任凭高鹏和马小鸡怎么劝,好说歹说都一点儿用没有,传话筒们都快把嘴皮子说破了,我们俩还都死扛着劲儿,跟对方兹扭。也许在我看来是小事儿的事儿,对他而言是翻不过去的山。而对他而言漠视的事儿,在我这儿却是过不去的坎儿。
 
  “分就分呗”,我这样对自己说,“我最讨厌小心眼儿的人,更何况是个小心眼儿的男人。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爱咋咋地。”
 
  “分,必须得分”,他这样对他自己说,“她纵然有一万个缺点,我都认了,但就这一条儿,攀高枝儿,不行,绝对没戏!”
 
  这种由小误会导致的屁事儿,搁谁都觉得不算个事儿,可到了我俩这儿,就得用高射炮打蚊子的方式处理。我们当时可不觉得那是蚊子,全当不明飞行物炮轰的,就这还觉得不过瘾呢。
 
  男女吵架之所以令人搓火,其实并不源于发生的事件本身,最气人的莫过于对方那种臭来劲的态度,或者说当事人处理一件事时那种让你死活看不惯的方式。我们的这个误会既然都上升到触及一个女人的名誉,和一个男人的尊严,不分,还等什么呢?
 
  好多时候,我总有一种愿望,希望我的生活能象电影儿一样,大大的屏幕上记录着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儿,那些阴差阳错的误会,前因后果的线索,默默无闻的付出。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默默流泪时务必给个大特写;我思念一个人时脑子里浮现出的多幅画面,最好能怀旧处理;而我对俩个人在一起时的记忆,和对未来勾画的朦胧憧憬,最好能穿插播放;象现在这种真真切切咬着手指头,拿着手机想拨又克制着不拨的矛盾心理,用剪影的画面体现则比较理想。
 
  总之,如果生活真的可以是电影儿,我希望我这部分,“拍”得越可怜越好,透着越惨越好,可能的话,背景音乐最好用倍儿煽情的歌儿。全方位视听轰炸,让丫这厮看看,我多委屈,也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有多混蛋。哭天抹泪的来找我,哼,到那时,我再狠撅他。
 
  可惜,一切出于我的意料。我一直觉得我就够拧的了,没想到他比我加个更字儿。
 
  分手后的日子里,我生活中发生的事儿不多。公司圣诞节的晚会开得很成功,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么,人不能总走背字儿。抽奖环节,居然让我中了头彩,一台佳能的数码相机。我姐拿到了5000块钱的酬劳,提成儿我没要,没那心思。姐和michael是不是还有来往,我没去想过,更没去问过,脑子里太满,装不下别人的事儿了。
 
  马小鸡陪在我身边的时间,有点超乎寻常的多,那种小心翼翼的嘘寒问暖,让我恍若自己是个孤寡无保户儿老大妈。另外,她正式登门高鹏家了,婆婆感觉上很刁蛮,小鸡看上去很苦闷。每当她和我眉飞色舞地形容她未来的婆婆,我都恨并快乐着,一阵子义愤填膺,一阵子开怀大笑。
 
  我见高鹏的次数少了,据说他正在上新东方的英语课,能学到很多“投机取巧”的方法,应付托福考试。我和他们俩时而混在一起,我不混的时候,就是小切和他们混,呈轮流状。
 
  哦,对了,马小鸡和高鹏同居了,几次邀请我去府上,我都没响应。听了听地址,不太靠谱儿,怕被这俩人给算计喽。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他们应该搬去了劲松,和小切一起合租那套脏乱差的两居室,我当初愣是打扫了整整3天,才初具一个小家的规模,现在不知道又被祸害成什么样儿了。
 
  也不知道楼下那个难吃的半亩园倒闭了没?不倒都天理难容!
 
  旁边的三元梅园的奶酪,还算不错,就是有点贵。
 
  楼上的邻居还凌晨3点起夜吗?估计这笨家伙回来时,还得磕桌子上。
 
  床单是不是又被烟头儿烫了新窟窿?在边儿上的话,问题不大。
 
  打火机要是又掉到暖气后面,会很危险的。
 
  马桶的水箱,应该不漏水了吧?那个浮力球的机关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吼吼。
 
  牙刷的头头儿,不会还放在杯子里吧。哌,真搞不懂,掉个方向放,有那么难改吗?
 
  厨房暄左窗户,是搸远关不上的,遇到刮大风时,要用绳子拴起来,否则玻璃一准儿碎。
 
  楼对面儿的羆式炸鸡很好吃,就是总缺斤短两,买的时候假装看秤,就不会被骗。
 
  小熊毛巾是我在赛特儿买的。
 
  CD机里的张学友是我的。
 
  王朔文集,也是我的。
 
  “恩,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惦记的吗?”马小鸡坐在我对面一脸严肃的问。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鼻子突然变得一阵酸胀,眼睛似乎也有点儿看不清东西,用手捋了一下头帘儿,低着头摇了摇,笑着哽咽地答了一句“没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