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现金游戏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刀尖(第二章3)

时间:2018-07-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刀尖(全文在线皇冠娱乐)>  第二章 3
 
  南京日军宪兵司令部二长官中村佐介是个文质彬彬的人,五十开外的年纪,长得慈眉善目,走路慢悠悠的,说话总是笑容可掬。他平时也不大爱穿军服,冬天经常穿手工织的毛线大衣,夏天经常穿的是白色的圆领汗衫,看上去随和得很,和他的身份和手上掌握的生杀大权极不相符。他喜欢收藏中国书法和有彩陶瓷,热爱日本茶道。我曾随卢局长去过他的办公室,很大的一间屋子,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室更是豪华、讲究,专门设有品茶区。
 
  我回到单位后,立即上楼去找卢局长打听情况,他告诉我,上午十点钟,中村就在办公室的品茶室接见了野夫和他,还有白大怡,并共进午餐。他把这件事当作他的身价来讲,讲得洋洋得意。我故意装蒜问他:“中村将军干吗要接见白先生?”他反问我:“那你说以前将军出阵,皇上干吗要当街给将军饯行,还要给他们牵牵马、整整铠甲?这是帝王之术,他给你卖好,却要你给他卖命!”我说:“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中村将军怎么可能有求于他?”他说:“你不知道,重庆怕他与皇军合作,交出桂字密码的密本,派出一批人来要他的命,还威胁他,如果把密码交给皇军就灭他的家门,老小都要杀。”我问:“他怕吗?”他说:“谁不怕?当然现在不怕了,中村将军请他吃了饭,给他壮了胆。士为知己者死,将军如此器重他,等于是给他灌了英雄酒,豪情侠胆就有了。人啊就这样,骨头说轻就轻,说重也能重的。”我问:“这么说,他已经交出了密码?那我们该喝顿庆功酒啰。”他嗬嗬笑道:“现在还没有交,不过他答应了,这会儿正在皇军密码处加班工作,应该是指日可待吧。”
 
  我决定去密码处探个虚实。
 
  鬼子司令部大楼朝南,高五层,曾经是南京绥靖公署的办公楼,门口有一对像马一样高大的汉白玉雕的石狮子,立在高高在上的十九级台阶上。从大楼出来,下台阶,往右百十米,再往左几十米,是一栋白色两层小楼,楼前楼后各有两棵枝繁叶茂的广玉兰,把小楼掩得凉飕飕的。小楼无牌无名,无岗无哨,幽静得像是没有人住的死屋子。但推开门,走进去,过道里,却有一名持枪哨兵把守,哨兵身后,并立有中日双语警示牌,上书:
 
  机密重地非请莫入
 
  这是鬼子密码处所在地,是我的上级部门,我每个月都要来这里领取密码,平时也常来开会。听说白大怡在这儿,我倒是有点窃喜。这地方别人进来难,我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这儿的人我都熟悉,从站岗的哨兵到每一个办公室里的人。我刚领了下个月的新密码,回去“发现”有些错误,某一卷里有破损页。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不是绝对没有,像新出版的书个别出现装帧错误一样。有破损当然要调换,我就这么来了,夹着一只黑皮夹,一副来办公事的样子。
 
  运气不错,半路上恰巧碰到负责给白大怡送饭的小战士。小战士皮肤黝黑,是印尼人,打小在上海长大,今年十七岁,是密码处影中叨夫处长的勤务兵,我自然认识。我看他提着一只盛满食物——分别是一只猪蹄,两个鸡蛋,几片带鱼,还有蔬菜、水果,一碗雪白的珍珠米饭——的竹篾篮子,问他:“怎么?太君阁下今天没胃口,这么好的饭菜都没吃一口嘛。”他说这不是给处长送的。我说:“谁有这么大面子,吃得比太君阁下还好?”他说是新来的一个人。我巧妙地旁敲侧击一下,知道这人就是白大怡,现在野夫正在接待室里训斥他。
 
  一个是饭菜不吃,二个是野夫在训他,我马上想到:白大怡可能没有就范。我知道野夫的德性,他做惯了特务工作,眼里的中国人多半是被他打骂、镇压、行刑逼供的软骨头——或者硬骨头,他讨厌硬骨头,鄙视软骨头。总之,他对中国人没好印象,“支那狗”是他对中国人的习惯称呼,骂起中国人来往往地动山摇的。我连忙丢下小战士,去楼里,想听听野夫怎么骂白大怡。
 
  以为进了楼就可以听到骂声,结果没有。上了楼,还是没有。楼里安静如初,厕所里传出滴水的声音。甚至,还听得见阳光从窗外钻进来的声音:丝丝的声音。太静了!我的脚步声反而被放大了。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像被人暗算,走在一个专为我挖的陷阱里。
 
  正当我忐忑不安时,身后突然传来福音:“你说什么?大声点说,我耳朵没你好。”是野夫的声音,他口气里充满不敬和嘲弄。“……”静默中,我仿佛看见白大怡战战兢兢的样子。“你放屁!”野夫骂道,“要知道,你现在不是在破译密码,密码是你编的,难道还要绞尽脑汁?……”我依然听不到白大怡在说什么。
 
  “告诉你,”野夫像从椅子上起了身,在边走边说,声音因而时大时小,“别以为中村将军请你喝茶吃饭,你就是贵宾了。就算是贵宾吧,也是因为看你手上有解密这些天书的密钥。”我仿佛看见他抓过一叠电文拍在白大怡面前,用指头敲击着说,“皇军急需要看懂这些天书,知道吗?”略有停顿,“现在它们都被你施了魔法,我们看不懂,你必须尽快交出密钥!明白吗?”
 
  “……”
 
  “听着,别不识抬举,我的耐心有限,别考验我。”
 
  话音刚落,我听见野夫从接待室里冲出来,咚咚地下楼了。紧接着,影中处长也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白大怡。我背对着他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个办公室,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很小,我把耳朵提得发烫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字钻进来。但我知道,有一点已不容置疑,就是:白大怡到现在还没有交出密钥。
 
  一个小时后,我回到单位,看到门上贴着小青的条子:局长找你,回来请速上楼。我揭下条子,放了东西,直奔楼上。小唐秘书不在,下班了,办公室只有局长一人,在看报,见了我,脸上笑得收不拢。我以为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什么好消息,上前随意地浏览一眼报纸问他:“上面登什么好消息了?”他说:“什么好消息,都是屁大的事。”我说:“我看你喜气洋洋的,还以为报上在表扬你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