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现金网开户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现金网开户 > 半世溺寒 > 第一卷 > 初吻被夺
初吻被夺



更新日期:2017-07-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灿烈,你好好休息,今天下午我要出去一下。”夏寒轻轻在沙发上坐下。
    “去哪儿啊,工作吗?”
    夏寒知道,这里的工作指的就是Assassination下发的任务:“不是啊,朋友出去一起玩而已。”夏寒低着头,玩弄着手指,眼神不自然地乱瞟。
    “小寒你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朋友吗?”灿烈有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夏寒,“你知道吗?每次你撒谎,手指都会缠绕在一起。”
    “灿烈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啊。”
    “是任务对吧。”
    “嗯。对不起。”
    “没关系的,在Assassination里的任务确实不能乱传,这么多年也是该习惯了。这次是我唐突了。”灿烈暖暖地笑着,“我走了,自己当心。”
    “嗯,你……好好休息。”刹那间,夏寒瞬间感觉到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了开来,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任务在身,身不由己。
 
    很快,到了下午,随意挑了一袭白色碎花连衣裙,盘上头发,穿上白色帆布鞋,就走出了公寓。
    不过边伯贤的人还真是守时,一走出家门,夏寒就已经看到一辆劳斯莱斯恭候在公寓的黑色栅栏门前。这边伯贤还真是有钱,劳斯莱斯都是一挥手的事情啊。
    见夏寒走近,车上下来四个黑衣人,排成整齐的一排站立着。
    “小姐,请。”其中之一说道,还贴心的为夏寒打开车门。
    “谢谢。”说着,夏寒就钻进了车子。车子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年近四十岁的男人。
    “夏小姐,您好,我是少爷家的管家,叫我陈叔就可以了。”男人和蔼地说。
    “陈叔,您好。边……少爷呢?”突然意识到直接唤出边伯贤的名字貌似不太好,夏寒犹豫了一下,便换成了“少爷”两字。
    “少爷在集团里,有重要的工作脱不开身,所以让我来接您。等会儿到了少爷家,就先休息休息,少爷马上就会回来的。”
    “哦,没关系的。”
    工作?怕是又在泡女人吧?夏寒笑笑。
    一路无言。
 
    经过一段时间,夏寒下了车,只是身边突然多了这么多的保镖,没来由的感到不舒服。
    在陈叔的引领下,夏寒抵达了别墅的客厅。
    “夏小姐,您就在这儿等吧,我还有事要办,就没办法陪您了,请自便。”说完陈叔转身就走了。
    夏寒环顾四周——屋内金碧辉煌,白得发亮的瓷砖反射着太阳耀眼的光芒,窗帘的布料是用上好的金丝绸缎制成的,只是屋内并未有任何人生活的气息。
    这真的是边伯贤住的别墅?还是他故意将自己引到这里?一切都无从得知。夏寒走上螺旋式楼梯,二楼有很多的房间。但唯有一间房间的门锁上没有钥匙。
    夏寒走到那间房间前,用铁丝轻松地撬开了房间的门。这么点技术,姐还是有的哈哈。
    走进房间,屋内全是黑色,厚重的窗帘遮挡了阳光,屋内密不透风,办公桌上叠满了资料。
    会不会有G集团的账户资料和资金支出与收入情况?
    夏寒刚想去翻,却警觉地听见走廊地板上响起人的脚步声,而且正好朝着自己所在的房间所来。
    糟了!如果他真的是朝自己走来,那么走出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肯定会碰上,希望不是边伯贤就好,就容易解释了。
    忽然,夏寒想出了一个办法。她躺在了床上,故作熟睡的样子。
    这屋子这么暗,我也没办法看清那人的面孔,不如一直装下去。而且一定要让那人看到我睡在床上的样子,如果用被子盖住了头,不就完全印证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还是大大方方地来。夏寒想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走进了房屋。
    他似乎也看到了夏寒躺在床上的样子,略微带着吃惊地走了过来。
    “这么快就睡着了?”
    是……边伯贤!声线富有磁性,不是他还会是谁?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不行,夏寒你一定要演下去。
    夏寒鼓励着自己,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边伯贤早已看出她在装睡。
    果然是暗杀的人?下意识地,边伯贤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资料,整整齐齐,没有动过的痕迹。幸亏自己早有二手准备,调换了账册。
    “再不醒,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边伯贤靠近夏寒。暖暖的气息扑盖在夏寒的脸上。
    夏寒慢慢睁开眼:“谁呀……”
    “你说,你偷偷打开了我的房门,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呢?”边伯贤搂住夏寒的细腰。
    “我也是因为好奇才打开的……”夏寒想挣脱,但是被边伯贤紧紧抱着。
    “我想想啊,你要不……就留在我家吧。”
    留在他家,应该更好执行任务。夏寒想了想:“好啊,反正我也没有男朋友,不如就好好和边总你玩玩吧。”
    “我没有任何意见。”边伯贤邪笑着,吻上夏寒的唇。
    持续了很长时间,他霸道地玩弄着,夏寒都快要窒息了。
    终于,边伯贤放开了夏寒:“技术这么差?”
    “还我初吻!”
    “初吻啊?挺甜的。”边伯贤笑着舔了舔嘴唇。
    “呀!边伯贤!你还我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