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现金网开户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现金网开户 > 青丘九尾狐 > 南海篇鲛人泪 > 第二章 青帝(1)
第二章 青帝(1)



更新日期:2014-05-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鲛人泪】第二章 青帝

【他转过身,取下身上披的苍青细纱,轻轻盖在我的肩上,浅笑道:“九歌,等我伤好了就来青丘寻你。记着,等我!”】

一晃眼,冬去春回转,姥姥已经休息了五十年了,这段日子除了十五月圆这一夜外,我日日都处于浑浑噩噩游走迷睡的状态,过得极是无趣。还没撑过半个月,山中的林木又无精打采的,奄奄软下了叶子。我摇摇头,朝峭壁边的那块聚灵石奔去。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管理各处的山老山神大抵都是通过将自身的灵气汇于聚灵石上的方法,来滋养万物的。青丘至姥姥那日睡着以后,那石头中的灵气开始渐渐流逝,不过数月,山中草木花虫都呈现出颓败之势,我便擅自将这件事情接管了过来,每过一段时间就将自己体内的灵气渡到聚灵石上。

峭壁上,那灵石上的光晦暗不明,我化成了九尾原形,脚踏红霞慢慢朝峭壁靠近。脚落于石上,袅袅白烟扑起,如同将烧的通红玄铁落于千尺白冰上,滋拉拉的作响。一瞬间,寒气经由四足刺入骨髓,我哆嗦着忍了痛继续朝灵石中央走去,寒气也层层淡了下去。轻轻摇下一只红尾覆于石上,安静感应着石头里面的情况。但觉一股温温的细流润过,心中略松了一口气,还好灵石尚有余热,遂即就把剩下的尾巴也贴在这石头上,将身上的灵气一点点渡了过去。

我强拖了疲惫的眼,看着初升的半头红日,经过一夜,身上力气已经耗尽了,也顾不得心底传来的寒意,扒在石头上就困困睡了过去。再醒来,也不知道又睡了多长时日,只见一轮圆月当空,谷风轻柔拂过耳际,沙沙的将散发吹扬在空中。我立起身,朝后拢了拢发,才发现那九只红尾还招摇跟在身后,看来身上的灵气还没有完全恢复,罢了,就在这悬崖边再躲个几日罢。

那边狐猫论的山顶上又喧锣敲鼓的闹着动静,我胡乱猜着:这么热闹,莫不是今晚又有了什么新鲜段落?正想着,四下的月光暗了下来。仰头一看,天中央的明月已经被黑色吞了一小口,我恍悠着神,走到涯边,隐约记起了今天是天狗食月的日子。那月皎由左及右,点点被天狗吃了下去,山顶上的小妖不停的晃着手中的火把,点点红光映满了天。

待天全黑了,山顶传来的“咚咚锵”愈发的厉害了,只听锣鼓一边猛敲着,那众小妖一边又强声吆喝着:“吐出来!吐出来!”

我得了趣也跟着合声,冲着天,对着那团漆黑大声喊着:“吐出来!吐出来!”

一时间,万众齐声震的山土动木摇,而顶上的月亮也慢慢露出了清白的光,恢复成了大圆玉盘,青丘处处传来连绵不绝的高呼欢声,道:“回来喽,回来喽……”

崖边,我伸了个懒腰,惬意舞着九只微微泛白的红尾,吸收着丝丝柔和的华光。忽的,身后一个冷幽幽的女声道:“看来,当年九尾一族还没有死干净。”

我心里一吓,姥姥说过的,我是九尾狐这件事是不能让任何妖怪知道,走漏风声的。忙的转过身,眯眼细量,说话的女子身上无半分仙灵之气,反倒是恶浊?迦荆?茄?埃?巧评嘁玻?/p>

那女子一身黑袍,面上紧裹着重重黑纱,只留了双含恨怒眉眼于外,额心处又有一抹通绿,月光下显得更加妖娆,衣袂扑簌荡在风中,哗啦啦的绷紧着丝。

我笑着:“你是?”

女子取下了黑纱,左脸颊处露出了一块黑青色的印子,辩不清是个什么形状,她指着那青黑印嘲讽道:“这个东西可是拜你们九狐族长所赐,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说罢,将黑纱抛滞于空中摇曳,张扬起冲天的戾气,朝悬崖这边袭卷而来。

我见这状况,暗道不妙:自己道行上浅,灵力前几日又都渡给了聚灵石,这会子才刚刚恢复了两三层,勉强化作了人形,弱的连九只红尾还藏不住,怎么来应付这些早年间结下的梁子。

我正色道:“九族的事情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再说,族长已经死了三百多年了,那些以前的恩怨情愁也是时候搁下了。”

女子近了身,冰凉的手很捏着我的下巴,阴阴冷笑道:“搁下?说的倒是容易。”她忽又一个夺身,侧近我的耳朵,轻飘飘笑着:“今日了结了你,我就彻底搁下了。”

顿时,听的我浑身上下一阵恶寒,心里七上八下想着:完了完了,看来这仇家是势在必行的来寻仇了,我的小命连多留恋片刻都是不行的,可她寻的到底是早年间哪一桩的是非怨恨呢。

我本着死了也要明白精神,不耻下问道:“我们族长怎么得罪了你?”

女子细眼一斜,松了我的下巴,削尖的指甲在我左脸颊上一遍一遍缓缓游走,笑着不经意道:“那些神仙都没告诉你,当年是我用了一把火烧了九尾一族?只是没想到,在这青丘竟然还藏有一只漏网之鱼。”

我垂目盯着那比刀子还要锋利的爪子,担心问道:“你就是他们口中传的那个美人猫怪?”

女子的手指顺着我的脸颊,掠过腮边,卡住我的脖子,瞪大眼睛,疯狂怒吼道:“是啊。本来挺美的,可惜都被狐六毁了!”她又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喊道:“你要怪,就怪你生成了九尾狐。”

我被她掐的心胸气闷,换不过气,两只手不停的扯着她的袖子挣扎着,忽然记起背后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何不退身一搏,大不了掉下去一跳两命,一命换一命的,我也不亏,另外,到时面对父母祖宗的亡灵也算是有个交代。想到这,我当下就用双手紧箍了那猫怪的胳膊,狠狠一发力,朝后面仰了过去。

那猫怪措不及防,被我直直拉掉了下去。见两人疾速坠下,掀起耳边的厉风,张鼓起薄衣松袍,猫怪慌得松掉我的脖子,狂乱掰抓着我的手指,想要赶紧挣脱逃命。我骄傲的扬起头,反将她的手腕钳制的更紧了,对上她的眼,欣赏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好不得意。又微微一笑:就算摔到下面有我给你垫背,你也别想好过半分,你想要我的命,我就和你玩命到底。

那猫怪狠命的朝我一推,腾起一团黑烟立即化为一只黑猫,复又敏捷的朝右侧山崖陡石抓去。她腾起那团黑烟浑浊不堪,成群结队的涌入喉咙,魇得我好生难受,当下就松掉一只手护住口鼻,这才让那猫怪钻了空子逃了出去。

猫怪扶着一只峭壁青松对我招摇一笑,我摊开双手,孑然一身在空中急速飘落下滑,凉风鼓的衣袍朔朔,撩起千万缕发丝乱舞飞扬。

仰头,只见浸入浓夜的白月光离我越来越远,心中凄惨幽幽感叹道:原来,活着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可惜我就要这样自作孽的与世长辞了。

呼呼的风刮的人耳朵生疼,岩壁上又有小块的砾石簌簌落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仙之将死,其行也怪,听着落石的声音很是突兀,我终是按捺不住好奇,侧脸探了过去。只见那猫怪飞檐走壁以闪电般的速度朝我追了过来,我心中一阵狂喜:难道她良心发现终是应该救我一命?正涕泪涟涟感动着,不想她刚一开口,我便觉得自己还是就这样掉下去比较好。

陡崖上的石粒抖落的更猛烈了,她愁眉不展,咬牙切齿道:“只有亲自动手杀了你,方可泄我心头之恨!”

我听的胸中一振,双手合十,对老天祈祷着:一定要让我早些落到谷底摔个稀烂,好让她抱憾而终。老天似是听到我的声音,下降的速度更加飞快了,猫怪也远远的被甩开几十米远,我甚是满意扬起手,任宽大的袖子荡荡飘在空中,指着那猫怪叫嚣着:“快来追呀,累死你!”

刚说罢,那猫果真又加快了脚程,突飞猛进的朝我赶了过来。看着眼中的情景,我倍感欣慰,没想到临死前老天如此眷顾还怕我寂寞,特特送了一只猫来供我玩赏。又懒洋洋落了一阵,那猫怪也跟着急匆匆追着,我摇了摇头,无所谓的长叹道:这悬崖跳的是不是有点太长了,赶紧的摔呀!

又斜目撇了一眼猫怪,不知不觉间我与她已是并驾齐驱,猫怪挥了挥右手,变出一支透明的白刃刺了过来,我顿时变了脸色,悲催的闭上眼睛,暗道:吾命休矣!

合上眼睛,我开始拼命回忆此生过往:甜蜜蜜的百花酿,乱哄哄的狐猫论,还有姥姥暖呼呼的大手。啊……山洞里明明还珍藏了几百坛的玉液琼浆等着我回去,可我短暂的一生就要葬送在这里,真是浪费了。

凉风又吹起几缕青丝,脑中激灵一闪,我还没有说遗言呢!对了,我要留句什么样的遗言会比较好呢?踌躇间,白刃寒光近在咫尺,朝心脏的位置刺入,忽的一股异香暖暖将我裹住,扬眼便有一张冷清薄情的脸映入脑中。

他周身笼着件苍青细纱,一手紧紧环住我的腰,一手揽起我的肩,涌我入怀,一面又冷声恼火着:“明明是只九尾狐,怎么不好生藏着自己的尾巴!”

眼前黑黢黢的,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血腥,我盯着那人遮月羞花的容貌,诧异道:“我这么快就到了冥府么?”

他皱着眉,朱唇轻笑:“你既这么想去冥府,我即刻带你去看看可好。”

我连连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还想多活个几千年,等哪一天我实在是活腻了,再去冥府闲坐一番也不迟,现在不去也罢!”

他轻哼一声,招来了几朵腾云踩在脚下,又取下腰间系的青玉抛至空中,肃声道:“废了她千年妖力!”

说完,就见那玉顷刻就化成了一只青龙,一溜烟的朝那猫怪扑去。我瞧的目瞪口呆,怔了半刻,不时心里复又漾起大圈大圈的羡慕。

片刻的沉寂,耳畔流过阵阵暖流,他清咳一声,捏着我的左耳垂,嘴角微扬道:“名字?”

 

m88.com m88 vwin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vwin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m88 18luck 188bet 博狗 澳门金沙 澳门彩票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12bet 真钱的棋牌游戏 皇冠娱乐 casino casino m88明升 明升88 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m88.com 188bet m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