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现金网开户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现金网开户 > 青丘九尾狐 > 南海篇鲛人泪 > 第二章 青帝(2)
第二章 青帝(2)



更新日期:2014-06-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唤九歌的时候,你必须答应着,因为天下间只有你是我的九歌!”】

我立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胆战心惊的瞅着他。都说九尾狐是狐中极品,幻术了得,仙力上等,神通广大,可九尾狐终归是狐命,天上地下所有的狐类无论是妖是仙,幻成人形后身上都会一颗点痣为记,或于眉心,或于眼下,而我的那颗红痣刚好位于左耳垂上。姥姥早交代过了:狐如果被按住了痣就等于是拿下了她的脉门,等着受死罢。

青帝又紧了紧覆在我耳朵上的手,沉声威胁着:“名字!”

我提着万般小心,滚烫着脸,把眼忐忑看着他,问道:“什么是名字?我不知道的。”

青帝诧异道:“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我思索了一会,摇头道:“我想我应该是没有名字的。”

他失落的垂眼,自言自语着:“原来那场火后,先时种种你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沉吟一阵,叹了句“忘了也好”。继续提着我的左耳,扬眼笑道:“那就唤你九歌。”

我满眼疑惑,虽然不知道名字是个什么,但活了三百多年都不需要这个顽意儿,可见名字应该是件可有可无的东西。耳畔,青帝缓声解释着:“所谓的名字,就是别是喊你的称呼,比如,我唤九歌的时候,你必须答应着,因为天下间只有你是我的九歌!懂了么?”

因挂念着左耳的淡红,我只得强颜欢笑速回了一声:“懂了。”

见我应的如此爽快,他微松了几分力,满意笑道:“还有,以后不许你随随便便就化成九尾赤狐!”

我斜眼紧盯着他那只稳如磐石的手,说:“好。”开口欲问他的名字,刚刚那只青龙扭摆着九曲回肠的身子神游了回来。

青龙俯首,毕恭毕敬道:“青帝,我已废她千年妖力,特来回命。”

他松掉我的耳朵,斜眼微睨,拂袖不悦道:“她的命还在。”

青龙将头伏的更低了:“是,还在。我担心青帝背上的伤,所以就提早赶回来了。”

背上的伤?我嗅嗅鼻子,跟血的味道走到他身后。他的后背肩胛处,血肉模糊,殷红的水,汩汩从一个圆窟窿流出,染透了几层苍素衣袍。我吓的一惊,打颤的手覆上浸红苍袍,双眼模糊,哽咽叹道:“你本可以不救我的,然后就不用受伤。”

他背身微微一颤,寂然道:“不救你,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么?九歌,以前也过一次,那时你在火里,我想救你,却触不到半分,只能干站在一旁看着,心痛着。你知道吗,那种痛刻骨铭心,一次就够了。”

他说的话,我听的一脸茫然,轻轻吹着伤口,问:“这里、是不是很疼。”

他笑道:“不疼,一点也不疼。”

我摇了摇头,这么大的一道口子,怎么会不疼呢,他该不会是失血过多,糊涂了吧。我正偷偷的想着,他转过身,取下身上披的苍青细纱,轻轻盖在我的肩上,浅笑道:“九歌,等我伤好了就来青丘寻你。记着,等我!”说罢,未待我回应,青帝便乘上那只九曲回肠的青龙飘飘远去。


转眼,已经是半月有余。临夏,一阵磅礴大雨刚过,林子里沁起蒙蒙水雾,洗净了空气中的沧桑,但山路却被冲的泥泞不堪。我裹上苍青细纱,穿梭在云间,朝着聚灵石方向飞去。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我总是会想,那晚发生的事情或许只是自己打盹做的一个梦,没有猫怪来寻仇,我也没有掉下悬崖,更没有什么青帝为了救我受了伤。可每日醒来,一见着身上盖的苍青细纱,便又提醒着自己那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

我揉着瞌睡的眼,欲哭无泪,幽幽叹着气: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那就意味着我欠了人家莫大的恩情。按狐中的规矩,为了报恩,上得刀山,下得火海,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我摸摸完好无损的脖子,直摇着脑袋,好容易将自己的小命捡回,却又要为了别人的命付出自己的命,这规矩定得真是挺悲催的。

到了涯边,鉴于上次的经验教训,和青帝的恐吓,我便维持着人形,半跪在地上,双手覆在石头上慢慢渡着气,这样至少能够保证体内有足够的灵力藏住原形,不被仇家寻着。风轻轻掠过发间,睁眼,苍青的袍边落地,映入眼中,我心里琢磨着,这次到底是来报仇的呢,还是还恩的。

那苍青袍恼怒的拉了我的手,一把将我从地上扯了起来,冷冷清清道:“若是活腻了,我便亲自送你去冥府!”

一股熟悉的异香扑入鼻子,我看着眼前苍青的脸,高兴着:“青帝,你来了,我正苦恼着怎么还你的恩呢。对了,你先到那边待一会儿,等我这边完了事,我就还你的恩啊。”

苍青挑着眉问:“九歌,你如今活了多长时间了?”

我夺掉他的手,不暇思索答道:“三百多年。”

他训斥道:“不过是只三百多年的幼狐,胆子倒是比上仙还大,敢将自己的灵气直接渡给石头,供养着整个青丘的生灵。你知不知道,如果稍有疏忽,你的命就没了。”

我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姥姥睡了以后,整个青丘就少了些什么,灵气也淡了,我不想等她一觉醒来,却看见这里什么都没有了。”我挥挥袖子,继续忽悠道:“再说,我这才渡头一回呢,没事,没事。”

他蹙了眉,垂眼问道:“头一回?”

我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笑道:“是。”

苍青脸色一寒,质问:“九歌,上次不算么?”

我微微偏着头,思量道:“应该不算。”

他问:“上次为什么不算?”

我又思索了一阵,隐隐的有些不对,问:“上次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他说:“从你化成原形落在这石头上开始。”

我拂袖指着青帝,一脸薄怒,愤声嚷嚷道:“那你怎么不早些救我!”

他瞪了我一眼:“你既有本事将自己的灵气渡给这石头,我想对付那猫妖你也是绰绰有余的。”他扬眉又淡淡笑道:“而且,我见这一猫一狐斗得有趣,看忘了。”

我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看忘了?愁眉一拧,捏起拳头,看忘了!多么轻巧的借口,他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命差点被他这样看没了,虽然、最后还是他出手救了我,但他的动作就不能迅速一点啊!转念又道:不对呀,若是他早一刻出手,顶多算得上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可这晚一时,就成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就这么呆呆愣愣了半晌,耳边他又沉声叹道:“九歌,那日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反正,这些和你说了也不懂。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上次的为什么不算?”

我狠狠撇了他一眼,双手环胸,强硬哼道:“好比你昨日洗的脸能算今日的吗?”

青帝淡定的回道:“算!”

我听了不停的挤眼,无言以对,瞅了他一眼,讶然道:“今日你该不会真没洗脸吧?”

青帝绷紧铁青的脸:“洗了!”

青帝瞟了脚下的石头,又道:“这山已经没有山神照料,不久之后便会荒芜,你也就不要再浪费自己的灵力,管这些闲事了。”

我怔怔看着他,暗自伤心半晌,又坚定摇头,缓缓道:“青丘在,九歌在;青丘亡,九歌卒!”

青帝无奈叹道:“偏你脾气还是这么倔,一点也没收敛。不过幸好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另做了别的打算。”

声刚落下,他身侧立的一个白衣男子拍掌大笑,说道:“青帝,这丫头好生刚烈,你什么时候捡到的,可否借我顽个几日?”苍青袍缓缓瞥了白长袍一眼,白袍不以为意,继续冲我笑道:“你叫九歌么,真是好名字。”

我不解:“好名字?”

白袍扶额哂笑,连篇长叹:“小妖,这九歌是天界昆仑和乐,意为九天苍穹之歌。蠢材,蠢材,你竟不知它的妙处,真真是辱没了这个好名字!”

听白袍如此贬落,我气的红脸涨紫一阵,稍许,复又含着笑,纤纤细步朝他走去,待近了便猛的一伸手,将掌心沾的雨水污迹三下五除二的抹到他雪白的袖子上,一边又微笑着学了他的口气,叹道:“可惜,可惜,这样好看的袍子竟然跟了你这样的主人,真真是活受罪!”

白袍指着我,煞白的脸“你、你”了半天,也不曾将话说个囫囵。

我双手抱胸,得瑟笑着:“刚刚不是挺能说的,这会儿怎么结巴了?”

白袍凶道:“无知小儿,看我今日不好好教训你!”说完,便伸出右手,腾出了大团白色烟雾。

青帝见状,噙着笑道:“北溟,我找你来是有正事要办的。”

白袍一听,忙的覆手掩去白团,转而唤出了一尾古琴。这边青帝敛好衣衫,手执一柄细长的白雀羽,空中微微一挥,一道七彩飞光旋着圈,快速朝远处环开,飞光所到之处,皆是一尘不染,连原本湿漉漉的石面也变的清清爽爽了。仰头,清风淡淡,将层云拨散开来,露出一弯明月。

白袍顿顿干净的衣袖,鄙视了我一眼,老气横秋道:“小妖,还不快退到一边站着!”

我茫然的望着青帝,青帝抚过我的头,笑道:“九歌听话。先在旁边略等等,一会儿就好。”我点了点头,脚下轻点,轻轻飘落在聚灵石附近的一颗山松上,低头目不转睛的瞧着树下的情况。

 

m88.com m88 vwin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vwin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m88 18luck 188bet 博狗 澳门金沙 澳门彩票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12bet 真钱的棋牌游戏 皇冠娱乐 casino casino m88明升 明升88 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m88.com 188bet m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