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现金游戏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晚点

时间:2016-01-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如猫面至 点击:

       十点零三的火车。
       看了看点,八点三十九。想早点把她的租房信息发出去,手机上的网页,却象刚起床,正梳妆的女子,慢得让人心碎。
       不得以,敲开老板娘的门,在她闺房床边只搭上一半屁股,啪了叭叉的在电脑上,打页面,点登录,输着房子信息,鼻间忍着老板娘捂了一宿的烟草味。
       八点五十,悄悄退出闺房,带上门时,趴着睡的她睡意浓浓的朝他挥了下手。
      三步并两步的上楼,洗樕的,刮胡子的一股脑塞进包里,一手穿着打卷的袖子,一手拎着没拉上锁的包,扑向服务台。
     服务员细致白牙的双手接过他摔过来的门卡,
  “住宿期间,您有别的服务消费吗?”
 ‘  ’请您稍等。‘’
     对讲机一声一声响,房扫就是一声不回。

       九点零五,终于被放了出来。没理出租车的左围右堵,朝公交站奔去。
      房贷年代,得数着硬币过日子,省钱就是挣钱。

      一群人大包小包,呼拉的一下,把他卷到车门里,司机冷冷的瞅着他手里一元硬币,“上车两元。”
       走到车里,还没坐稳,身后小伙就紧紧地挨着他坐下,车一晃动,搭着脑袋昏昏欲睡了。他静静地撇了对方一眼,多年的奔波,没有异常也会莫名的让他感觉异常,果然,几站后,小伙睁开清醒的眼,盯了他一眼,手揣着兜,又朝身后人多的地挤去。他有点过意不去,耽误小伙这么久,也没做成他这单生意。
       这才放心的望着车窗外纷杂的人流,莫名地想起刚出旅店,她回的最后一条信息,笑了。

       突然觉着乍这么陌生,晃晃摇摇地走向司机,
     “是到火车站不?”
      司机象看一元硬币似的,冷冷瞅着他,
   “坐错了。”

      九点三十七分,他在路边转着圈地堵着出租车。一輛不停,一輛停了,拒载,又一輛停了,并客。
      九点四十一分,他拽开一輛刚下客的车,直接扔给司机一張刚出版,还没捂热的红色纸币,只说了一句,
    “火车站,”

      司机笑着看着他,
    “东北的?”
      他点点头,
    “赶火车?”
      他点点火,

       看着十字路口红灯的读秒,看着手腕上的分针,司机一打方向盘,钻进胡同,一路鸣笛,在小巷里飞着。
    “看你也象总跑外的,乍还弄出要晚点的事?”
      他收回看着点的眼睛,恍惚地怔着,过了半天,才察觉司机在问他什么,
    “得怪出门时看见一姑娘,多瞅了几眼,长得好看真耽误事,”
      司机把那張红色纸币又塞给他,笑了
    “这片南方妹多,是不有想法了,”
    “幸亏长相一般好看,不然再多瞅几眼,打飞机也赶不上车了,”

      车猛的刹车,死死地钉在售票处台阶下,
   “哥哥不能再往前开了,”司机憨厚地笑着看着他,
      滚落下车前,他抓了司机一張名片,晃了晃,就不见影了。

      九点五十七分,他站在取票机前,前面两学生叽叽喳喳的,边聊着,边一下一下优雅地按着选项。
       这时,别人所有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是慢动作。
      他也不解释,直接走到最前面,在怒视中加塞,在怒斥中跨越,在滚梯上奔跑。

      到车厢前时,列车员己把步梯收回,正要关车门,他一把推开,先把包扔了进去,然后连滾带爬地上了车。

       十点零三分,列车员边锁着已开动的车门,边回头看着蹲着喘粗气的他,
     “玩命?”

       他瞅着车窗外纷乱的枝叶,莫名地想起刚出旅店,她回的最后一条信息。
       笑了。

 
 
作品集如猫面至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如猫面至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1-30 19:01 最后登录:2017-08-08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