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现金游戏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月 影

时间:2018-03-0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月 影


   一脚始迈进2018年的门槛,新春的风便轻柔拂撩起荡漾的眉梢。
 
   “家在梦中何时到,春来江上几人还?”风雨如晦,离家多年不得归;枝柳吐蕊,却把记忆凝眉头。明月窥视断肠人,摇曳清风徐入梦。是夜,扶窗观月但见春嬉闹于枝梢,方知太白故乡诗情意切。
 
侯雁知时节,当春乃北飞。狗年春节,我回到了梦牵魂绕的故乡。
 
老家距我工作的城市一千多里路,过去返乡一趟,虽没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般的感觉,却要在火车上晃十几个小时,直把人折腾的嗓子眼冒烟,心慌意乱,头脑发胀,小腿肿的像滚圆的葫芦般方罢休。而今天,才短短二个小时,我已经腾云驾雾似得站在了故乡的土地上。“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这一刻,裹着家乡熟悉的风,抑制不住的情思疯狂的泛滥着。走出装潢新颖,豪华大气的高铁站,站在人朝汹涌的车站广场时,我一时竟傻了眼。怔怔的站着,身旁急急匆匆的人流荡过,扬起兴奋的浪花奔向各自心仪的圣地。
我站在广场发愣,思虑该如何走。突然感到身后有一种无形的气流向自己涌来,才要转身,却已被人从后面蒙上了眼睛,伴随着“咯咯”金属的清脆,却不说话。我心一惊,手中牢牢的抓着旅行箱杆不松手,生怕被歹人抢了行李。行李箱里面装的可不是一般的物品,它是一个远方游子对父母的一片孝心。我用力的用一只手去瓣那只令我产生恐惧的手,那只蒙在眼上的手在“咯咯,咯咯”的笑声中松开了。瞬间,身后那人轻盈的跳到面前,顽皮的做了一个滑稽可笑的动作
“哇”我惊奇的大声喊叫了起来。“坏东西,怎么会是你?!”我们亲切的相拥在一起,顾不得是在公共场所,失态的喊着,跳着。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眼睛潮湿了。
 
她叫月影,是我小学到中学非常要好的同学,我们两家还是紧挨着的邻居。一条不高的篱笆墙,象征性的将两家院落分开,防止某些思想前卫的母鸡滥情,把蛋下错了窝。从小我们两个一起上学放学,湛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地,留下了我们幼时难以忘怀的记忆。月影长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汪汪的一池清波,清波上漂荡着女人少有的聪明和智慧。刚毅的鼻梁和嘴角,棱角分明的表现了她的性格。“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长大后,我们分别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有了各自的工作、生活。渐渐地,我们之间的联系只剩下可怜的现代化通讯平台。由于天各一方,相距遥远,除了微信上聊聊天,平时我们极少见面。
 
现实社会纷纷扰扰,熙熙攘攘,生活就像一条山涧的溪流,既有平缓流淌,也有跌宕起伏,不尽如意。同学之间曾经聚会过几次,但月影从不露面,再到后来,她在同学微信群里修炼成了潜水员,从此沉默海底。微信上我们也很少沟通交流,月影似水气般从我的生活里蒸发消失了。
 
我曾打听过月影的情况,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月影的婚姻很不幸。她嫁给县城一位做五金生意的男人,当时父母亲以及闺中密友都觉得,月影交的这个男朋友不实诚,劝她还是认真考虑以下,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容不得失误的。当事者迷,月影觉得这个男人有钱,毅然决然的将自己嫁了。谁知这个男人热衷于赌博,为了赌博,将自己的正经生意也渐渐荒废了。碍于脸面,私底下月影苦口婆心的劝这个男人能够金盆洗手,但却招来一次比一次更凶恶的家暴。月影在一段时间里以泪洗面,她为自己人生的不幸而哀叹,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要受到命运如此残酷的惩罚。很长时间,月影连娘家都极少回了。
 
“哈哈,你从哪个石头里蹦出来的!同学聚会你不来,还以为你与我们绝交了呢。”月影只是笑着,并不回答。
 
“走,上车。”月影不由分说拉起行李箱径直走了。我摇摇头,顺从的跟在后面。
 
在别克车上,月影一面开车,一面告诉我了缘由。
 
原来,饱受家暴折磨的月影决然跨进了县司法局的大门。在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同志的热情帮助下,月影最终结束了与男人的不幸婚姻。遗憾与痛苦终于落寂于滚滚烟尘。
别克车沿着宽阔的沿山公路疾驶着。
 
“我是听大婶说,你今个回来。”月影飘了我一眼。初春的艳阳透过车窗吻着月影的脸,她灿烂的笑着,笑声朗朗,一脸明媚,曾经的伤痛已看不到一丝踪迹。
 
月影没有带我回村子,而是在“蝴蝶坡”停了下来。“蝴蝶坡”是丘陵地,距我们村子不到十里路。由于这片山坡蝴蝶比树多,春夏时节各式各样的蝴蝶在草丛、绿荫中翩翩起舞,争奇斗艳,煞是好看,村民称这里为蝴蝶坡。不过,在我的印象中,“蝴蝶坡”是荒芜的代名词。可是,眼前偌大的荒坡上却是一排排的果树,寒风中招摇舞动着的树枝错落有致。我诧异的看着月影,问道:“石榴园?”“咋样,一百多亩的石榴树,属于我的。县司法局的精准扶贫项目。”
“不就是石榴树吗。”我不屑的说。
 
“你们那里的石榴籽是硬的,一箱三十元,我的石榴是软籽,个大、味甜、籽绵,一箱要卖三百元呢。”月影“咯咯”的笑着,眼睛流露出满满自豪神情。我用手机镜头定格了她在石榴树下一个个瞬间靓丽的造型。
 
春日的风柔软了许多,散漫在“蝴蝶坡”的圪蹴角落。突然,我的眼前似乎一片锦绣璀璨,石榴树上缀满了漂亮的小灯笼,艳艳的。哪里还有月影的身影,明明是一只美丽的蝴蝶,在树丛、在枝蔓、在绿茵之间灵动,飘逸起舞。。。。。。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布者资料
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28 15:04 最后登录:2018-05-15 19:05
栏目列表